【韩叶】on 2

  叶修上了韩文清的车,舒舒服服地靠在助手席上。韩文清在其他人的帮助下把慰问品都搬上车,一切弄好之后,转头对站在路边的众人说:“你们接下来什么打算?去我那坐坐?”

  黄少天看向自家队长,韩文清应该是不太想招待他们这群人的,但他不想这么轻易被打发走。

  喻文州微笑说:“就去你那……”

  叶修从车里探头出来,嚷嚷:“你们各自回去吧,病人得静养呢,好了再叫你们来玩,这个时候就别耽误我和老韩温存了。”

  喻文州被温存震惊得掐了自己一把,但一个没当心掐错了人,旁边的魏琛一下子变了脸色。众人皆是一副风中凌乱的模样,想抓住叶修的领子使劲摇晃大声问你是不是在逗我,却又不能这样做,憋得人都不好了。

  “那走了。”韩文清上车,踩下油门,潇洒离去。

  黄少天问队长:“就这样放他们走?”

  魏琛点上一根烟,说:“不然你想怎么样?”

  “穷追不舍,死缠烂到,追究到底。”

  “就算失忆了那也是叶修,别想了。”方锐摇头晃脑,“另一个又是韩文清,他要是不想说什么,套话的难度跟周泽楷有的一拼。”

  “就算张新杰也不行?”黄少天郑重地说,“咦,张新杰呢?”这么一会儿功夫,张新杰怎么不见了。

  “跑了。”陈果说,“算了,咱们散了吧,辛苦你们大老远跑过来了。我和沐橙决定假期就在Q市玩,你们呢?”

  “玩玩吧,反正休假。”黄少天惋惜,“叶修好了一点要叫我。”

  

  到了韩文清家,叶修大咧咧往卧室走去,然而打开门发现不是卧室,不由一怔。

  他转头问同居人:“咱们的睡房在哪?”

  韩文清:“右手尽头。”

  叶修找到睡房,走进去转悠转悠。“你是不是动过东西了。”他嚷嚷,“我一点熟悉感都没有。”

  韩文清的声音从客厅传来:“没动过,正常的。”

  “好吧。”叶修深感找回记忆还是很有难度的,面对这个房子他如今只有满满的陌生感,站在卧室门口,不知道记忆从哪里找起。他抓抓脑袋,只好转身走开,想帮韩文清把车里的东西倒腾进屋,韩文清嫌他是柔弱的病人,挥手叫他回去坐着。

  慰问品堆了满满一桌。

  “这么多水果,我不想吃,你吃。”叶修嘀咕,在那堆东西里翻翻找找,摸到一个PS4,顿时觉得很欢喜,“咦,这东西谁送的?我喜欢。”

  韩文清最后拿进屋的是一条烟,叶修看到烟,手指顿时有股要开始撒欢的冲动,让他不禁动容。“出现了。”他惊呼,“封印将要突破的感觉!”

  韩文清茫然看向他,又看看手里的烟。

  叶修郑重点头。

  韩文清想把烟收起来,思考了一番,抱着烟坐到叶修身边,盯着叶修。叶修抓抓烟,另一个人的手臂圈得太紧,他竟然抓不出来,“给我呀。”他疑惑地说。

  韩文清问他:“想抽吗?”

  叶修连连点头:“想。”一股几乎是迫切的渴望在他肺间蔓延,他是不大明白这渴望是怎么回事,莫非他以前是个老烟枪。

  韩文清仍旧盯着他,把烟举在眼前。“要抽吗?”

  “要,要。”点着头,叶修沉重地说,“我记起来了,以前抽个烟可没这么多事,想抽就能抽。”

  “是吗。”韩文清面对叶修颇有指向的话不为所动,“看来生活习惯很差,难怪只是磕到一下头,就失忆了。”他以前是知道叶修爱烟,但没想到对烟的执念这么深。

  “喂,说好的真爱伴侣呢,你说这种话让我有股很浓重的违和感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感觉你平时的风格应该偏向干脆利落,刚才这种话应该是不久之前那个总是笑眯眯的家伙说的。”说着,叶修又自言自语般点着头说,“嗯,没错,我记得是这样。”

  韩文清拆开烟,只拿出来一包,只抽出来一根,然后连带自己的打火机递过去,“去阳台抽。”

  叶修发自内心地欢呼一声,赏了情人一个亲亲,飞快地跑开……过了一会跑回来:“阳台在哪?”

  “连着卧室。”韩文清答道,没有回头。

  他的脸上出现了一些不太好让另一个人看到的变化,等到面部的热感褪去一点,他才站起来,把烟收好,去厨房端来吃的到阳台。叶修正躺在阳台的摇椅上,眯着眼睛,口微张缓缓吐着烟,指间的香烟已经只剩下一点点,看起来十分惬意。

  叶修忽然大叫:“我想起来了!”

  韩文清的手一顿。

  叶修严肃地对另一个人道:“这是我平时爱抽的那个牌子!这烟一定是最爱我的人买的!”

  韩文清说:“烟是苏沐橙非要塞给我的。”

  “哦,那个很讨人喜欢的妹子。”叶修若有所思,“PS4呢?”

  “你弟弟。”

  “我弟也不耐嘛,一开始我还以为会挨一顿臭骂,为什么我会这么以为。”他不禁托腮沉思起来。

  韩文清摆好移动小桌,说:“来吃点东西。”

  叶修瞄了眼清淡的肉粥,迅速移开视线装作没看见。“你送给我的慰问品呢?是什么?”

  “吃东西。”

  “是什么?要是被人家给比下去,我可是会失望的。”

  “……是我。”

  叶修一愣,嘴角勾了起来。“这个不算,你本来就是我的。”

  这几乎是韩文清生平头一回说这么腻歪的话了,也是头一回听这个人这么跟他说话,搞得他都有点窘迫起来,赶紧把话题拉回来:“吃饭。”

  “不吃粥。”

  “你是病人,只能吃这个。”

  “一看你就是没有照顾人的技能。”叶修一本正经地说,“我这几天吃药吃得嘴巴好苦,你还叫我吃这么寡淡的东西,这不是让人生无可恋吗,我要吃甜的,我要吃咸的,我要吃辣的。”

  “是吗。”好像头头是道的样子。

  “是啊。”叶修用缓和的语气说,“再给我一根烟就原谅你。”

 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。

  叶修退而求其次:“我把这些吃完,你再给我一根烟。”

  ……这人为了烟真是无所不用其极。

  韩文清点了下头。

  叶修呼噜噜喝完粥,伸手要烟,一边还咂咂嘴,“味道不赖。”

  韩文清又拿来一根给他,收走碗盘,自己随便吃了个面包了事,然后回到阳台,盯着叶修。

  本来叶修一个人对着白茫茫的天空吞云吐雾得潇洒无比,旁边多了个老是盯着自己的人,感觉立即就不对了。虽然他英俊潇洒,气质不凡,但老被人看着也是会觉得怪不好意思的。

  他只好转脸过去,面对那人,先是用手撩了撩额前的发丝,然后嘴角一翘。气质不凡之后这下还得加上一句“风流倜傥”。

  韩文清不由有些失笑:“即使失忆,你还是你。”

  “不然呢?”叶修笑着说,“难道你以为我会性情大变?”

  “第一天是这么以为的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你从不那样叫我。”

  “文清?”

  韩文清的脸色变了变。叶修有趣地笑:“我也觉得有点怪,感觉不太顺口,但看你不自在的样子又好像很有意思。”

  韩文清眉头直皱,说:“叫我老韩。”

  “老韩。”叶修叫了声,陷入回味,总觉得已经这样称呼男朋友很长时间了,“嗯……原来我们这么老夫老妻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韩文清不知道怎么纠正叶修的思想,只好不纠正了。

04 Oct 2015
 
评论(5)
 
热度(171)
© 跳跳虾 | Powered by LOFTER